您當前的位置 :環球傳媒網>新聞 > 最新 > 正文
《殺人回憶》案中案 兇犯原型自曝童年遭鄰居姐姐性侵犯
2019-10-05 22:07:34 來源:東方網 編輯:

在DNA的鐵證面前,身負數十條人命的殺人魔終于松口認罪。然而,接踵而來的一系列供詞,卻讓外界倍感錯愕,這起世紀懸案的走向,也似乎越發撲朔迷離。

據韓媒10月5日報道, 電影《殺人回憶》兇犯原型、“華城連環殺人案”嫌疑人李春在近期接受警方調查時表示,曾被警方認定是模仿其犯罪手法的第八起案件也是其本人所為。他還吐露,自己在小學時曾遭受性暴力,被同住在一個小區的姐姐強奸。

“華城連環殺人案”是指1986年至1991年間,在韓國京畿道華城地區發生的10起奸殺案,受害人均為女性,年齡跨度大;該案件犯罪手段極其殘忍、震驚全國。多年來,韓國警方出動了逾200萬人次警力、調查數萬人,但始終未能破案。

其中的第8起事件,發生于1988年9月16日上午,受害者是一名13歲的樸姓女孩,被勒死在自己的家中,下身衣物消失,但沒有出現其他案件中的顯著作案手法——被自己所穿衣物捆綁、下體被塞入異物。

當時,警方通過現場遺留的陰毛和目擊者的描述,證實犯罪嫌疑人為尹某(22歲)——他剛和前女友分手,并得出結論稱這是一起惡意的“模仿犯罪”,并在第二年逮捕嫌疑人,判其無期徒刑。由于尹某服刑期間表現良好,后被減刑,于2009年假釋出獄。

李春在的認罪,掀起軒然大波。對警方來說,調查似乎進入了重要的分水嶺。

韓媒指出,若他所言屬實,不僅會讓當年付出血汗的調查人員受到質疑,甚至還有可能動搖韓國司法的公正。

《中央日報》稱,2003年,尹某在獄中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,自己不是犯人,“沒有錢,沒有關系,我當時只能用國選律師”。據悉,韓國的國選律師主要面向無法負擔律師費的普通民眾,由法官指派律師,費用由國家承擔。

當然,也有分析認為,這只是李春在的“炫耀心理”在起作用——即便沒有犯罪,也歸為自己所為,增加自己的“戰績”,獲得成就感。

至于李春在意指自己是“精神病患者”的說法,警方認為,這段經歷很有可能是造成他扭曲的性取向的直接原因,也是犯罪的動機。不過,也有人指出,這只是他為了脫罪的一種說辭。

在上個月24日至27日的面對面調查中,李春在還盯著一名女性犯罪心理分析師的手說:“你的手很漂亮,可以讓我握一下嗎?”

事實上,韓國不少臭名昭著的連環殺人犯,都曾提到童年經歷——

而曾被列為韓國頭號“變態殺人狂”,在一年內接連獵殺了21名婦女的柳永哲,曾告訴犯罪心理分析師,“(我)小時候就偷看過賣淫女性與客人發生性關系的場面”;

在2004年至2006年連續殺害13人、重傷20人,被稱作“首爾西南部地區連環殺人魔”、“第二個柳永哲”的鄭南奎,也曾在警方調查中陳述了兒童時期遭受的性暴力經歷。

此前,韓國犯罪心理學家表蒼園總結了連環殺人犯的主要特征,分別是:

沒有固定職業或在職場上得不到認可

未婚或婚姻失敗的單身者

徹底隱藏(自己的)私生活

沒有親近的人

偶爾感覺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

對喜歡的事情或愛好展現出驚人的注意力

過度迷戀異性。

善于說謊

偶爾突然變得冷酷

這些條件,在李春在身上也同樣適用。他的高中同學接受采訪時回憶稱,他在高中,就是一個“隱形人”——不怎么愛說話,也不愛親近人。而把李春在送進監獄的,也正是他失敗的婚姻——妻子大吵后離家出走,他把氣出在了小姨子身上。

就在10月2日,韓國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廳專門調查本部召開發布會,稱李春在供認了包括華城事件在內的14起殺人案,還追加承認了30多起性暴力事件和未遂罪行。當時,李春在并沒有提起第8起案件。

據悉,這14起殺人案,除了“華城連環殺人事件”中的9起,還有另外5起未結案件:在華城、水原等京畿地區發生的3起殺人案,以及在奸殺小姨子的忠北清州追加作案的2起。

目前,除了“華城連環殺人案”的案件較為清晰,其余案件均被警方以“正在調查”為由,拒絕透露更多細節。不過,韓媒根據各方消息,找到了一些與其相關的懸案——在“華城連環殺人事件”第1起事件發生前的2月至7月間,華城一帶發生了七起連環強奸案,隨后,在同年的11月30日,再次發生一起強奸未遂案。1988年12月和1989年9月,在水原市華西站附近和梧木川洞分別發生了2起“水原女高中生被殺事件”。其中,一名女學生的尸體被遺棄在華西站附近一處荒田的稻草堆里。據警方調查發現,該地點離李春在當時的住處,只有10公里。1993年,李春在結婚并搬家至忠北清州。同年11月,當地的一名20多歲女性遭受性暴力后被殺害。這些案件中,受害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性暴力,如被自己穿的衣物捆綁等等,手法和“華城連環殺人案”相似。

李春在坦言,其犯罪時間是從1986年1月從軍隊轉業開始,到1994年1月殺害妻妹被捕為止,共8年。也就說,在此期間,李春在平均每兩個月就殺一次人或者強奸一次。他還親自畫畫,說明犯罪地點。

過去曾采訪過相關案件的一位記者認為,受害者人數可能比李春在供認的更多。他表示,“性犯罪具有隱蔽性,因為給受害女性留下污點,很多女性即使受到傷害,也不會選擇報案”。據悉,從上月18日到本月4日,韓國警方先后9次前往釜山監獄,對李春在進行了至少11次當面調查。一開始,李春在始終堅持稱“和自己沒有關系”,隨后,警方投入心理分析師等9名專業人員,與其形成信賴感(rapport)。《首爾新聞》報道稱,警方在調查過程中,還采用了“催眠審訊法”——使目擊者或受害者陷入催眠狀態,令過去的記憶再次清晰浮現的一種調查方法。

上周,李春在得知第四起案件的DNA結果顯示“一致”后,他的心理防御墻徹底倒塌,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, “DNA證據出來了,沒辦法瞞了。”他還表示,“這一天早晚要來,我就知道我做的事會暴露出來。”不過,警方相關人士表示,雖然嫌疑人主動坦白了罪行,但由于案件發生時間過久,可能對時間和場所等方面存在記憶偏差,所以需要再進一步確認詳細的事件經過和細節。據悉,李春在目前供認的一部分犯罪內容,并沒有調查記錄。目前,警方正根據李春在的供詞內容,開展新一輪調查。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
版權和免責申明

凡注有"環球傳媒網"或電頭為"環球傳媒網"的稿件,均為環球傳媒網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"環球傳媒網",并保留"環球傳媒網"的電頭。

Copyright ? 1999-2017 cqtime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傳媒網-重新發現生活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:8553 [email protected]
澳门生肖时时彩